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0015章 今天占章 节,明天修改

    播放的时候,把镜头剪辑的很到位,解说的很好,:“松子唯一一大爱好就是和老师河荼学琴。” 成功的为松子塑造出了古风美男形象。     松子看着窗外,河荼在琴架旁弹琴,松子靠着墙犹然显得黯然落寞,:“琴音知我心,我爸,我妈,他们懂我吗?”   松子自顾自言的说着,:“我妈,成天就在医院,很少回来,可回家了,医院打电话来说是急诊。”     松子双眼里,印刻满了忧伤看着镜头:“或许我应该谢谢辨行迹,如果不是我参加了辨行迹,爸爸会整年出任务,没假期。”     透过阳光的窗户洒满整个屋子的暖意,而松子格外的让人揪心。     此时一旁的值班导演不禁想拍大腿叫好,特么的,这就是感染力!火候把握的恰到好处,少一分没感染力,多一分则显得虚假。     谁知道松子是全身心的投入了,想到了自己为总裁,回家了,屋子里空无一人,那时候就想,一个人,要这么大的屋子干嘛,自己这么渺小睡觉地方只有几米而已。     谁知,琴声戛然而止,一停顿变换了曲子。     曲子轻快令听者明亮,有一种拨开乌云见天日的感觉。     这一停顿,松子觉醒了,这曲子有问题。     他和河荼认识了一个礼拜,河荼只是教会自己了这首《流连》当时只有曲子,并没有词和文案,自己灵感突发才有了这首流连。     不过,记得河荼当时的表情很淡,和河荼在一起的时候平时的河荼是个逗比,不过一拿起古琴和笔河荼就变了一个人,变的好陌生,好像对万物都很淡,淡到对一切都可有可无。     松子的第一直觉,这琴音可以影响听者的情感。刚刚的自己正是受了琴音的感染,不然不会想起往事的,而如今曲子一变,心情明亮。这位网络古风歌手,真不简单。怪不得,河荼不参加歌唱大赛。     此时屋里走进来一位美少女     “哥哥,你明天就要去贵州了,今天中午姨妈在天下美味包了桌。” 走路轻巧的像猫一样,步子小却优雅极了,一身白色连衣泡泡裙胜雪。眼睛透灵灵的灵动,齐耳短发俏皮的很,好出尘,世间无这般灵动的少女。好似从画中走出来的。     原来是灵缈,松子却心里打鼓,往期辨行迹亲戚朋友来为成事主人公送行都是炫富给钱的,自己妈妈搞这一出是为什么,如果是找几个人撑场面送钱看,未免太平常了吧。     “你没看到我在学琴,没空!”  松子表示着身为叛逆少年的无理取闹,内心缄默:缈儿妹妹,可别误会偶,让我装装比,以后还是好盆友。     灵缈当然知道现在松子的角色,当然力捧到底,上前几步从门口走到了松子身旁,腻歪的摇着松子胳膊,撒娇道:“走嘛,走嘛,姨爸在楼下等你,大家都在天下美味等你嘛!”     松子脸色一变,假装毫不留情的甩开了灵缈的手,声音冷漠的刺骨  “我都说了别打扰我了,你搞什么!”     灵缈假意被松子使劲摔在地上,美目通红泪珠在透灵的眼眶中含着泪花,声音有些喑哑道:“哥哥……”     这出戏播出之后,得有多少人骂松子。     河荼琴声再次戛然而止,河荼在琴旁慢慢站起身,凤眼微微上挑看着窗前的松子声音清澈到妖:“我就不去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河荼很反常,没有等松子说话,白衣算不上高大的身子就走出了门。     以往的河荼,除了弹琴时候的认真,其他时候除了开玩笑就是开玩笑,除了今天的不正常,今天居然这么郑重其事,这二货师傅,绝对有事瞒着我,不然就是真心舍不得我离开。     没时间发呆,戏还得继续,松子上前一步,一把拦过灵缈的小蛮腰,抱着她一步一步出了门下楼,边走边冰冷语气的说,:“琴师走了,你腰扭了,我抱你,抱你妹。”     这哪里是抱,分明是扛着。     在客厅里坐着的赵爸已经傻了眼,不过表面上表现出见怪不怪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