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33章 密室中的黑影

    林宇额头三条黑线滑下,女人的心思男人还真的是搞不明白,一个在现在的社会中只存在传说中的雏女竟然也会用这种方法来考研一个男人,真是世风日下啊。     林宇苦笑的摇摇头:“晚安,以后你的房间我不会在进来了。”     说完之后,绕过叶雨莹向外走去。     “是不是武哥跟你说什么了。”叶雨莹把小手枪坠下转身道。     “我当然要了解一些你的习惯,不然我再犯了错,万一你用那把小手枪要了我的命呢,我还想多活几年。”林宇道。     说完之后,林宇从外面关上了房门,进了自己的房间灯也没有开,模模糊糊的看着周围好像童话世界一般的装饰,林宇把自己扔到床上拉过被子把脑袋蒙了起来。     “我靠,这被子不会是叶大美女的吧,怎么也有这种味道,这不是勾引我犯罪吗?”林宇闻着被子上跟叶雨莹房间一样的味道嘟囔道。     奶奶的,明天我就把这些东西全部扔出去,这让我怎么睡,要是被别人知道我林宇的房间竟然如此的娘炮,还不得被笑死。     林宇被子蒙着头自己在心中发狠。     一下午的训练身体自然会产生疲惫之感,林宇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宇房门突然开了一条小缝隙,门锁轻微的咔嚓声在外人看来一个熟睡的人根本不可能觉察,可是林宇瞬间就醒来,但是却没有睁开眼。     “沙,沙……”轻微的脚步声进入到了房间,然后十分小心的把房门关上。     之后犹如猫行轻巧无声的脚步慢慢的向床上的林宇走去,黑夜中,进到房中的人手中一个冷森森的寒光一闪慢慢抬了起来。     “一、二、三……”林宇在心中默默的听着那根本不易觉察的脚步声算着自己跟对方的距离。     从房门道床上总共需要七步,一个潜行的人脚步会缩短一半的距离,也就是十四步,当林宇数到十三步的时候,来人手中的寒光伸向了林宇,同时林宇从床上突然暴起,身形卷着被子一下滚到了另一边,而后以右手作为支点在床上一个回旋踢。     战锤扫腿挂着恶风狠狠的扫向来者。     “啊……”一声尖叫好像拉响了警报,声音凄厉而且具有强大的穿透力钻进了林宇的耳中。     “你娘。”林宇立刻就听出了声音就是叶雨莹,根本来不及收回已经全力一击的扫腿,情急之下,只好右手一泄劲,整个人顿时失去了重心,扑通一声从床上滚了下来。     这个时候房间的灯也被人一下打开,林宇在床的另一边躺在地上呲牙咧嘴的爬了起来。     “林宇你干什么?”叶雨莹怀里抱着一个带着亮片的毛绒玩具瞪着大眼说道:“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我勒个去,林宇这个气啊,什么叫我在你的房间里,明明是你进到了我的房间。     林宇站起来,从旁边拽过一副穿在身上:“拜托,这里是我的房间好吗?是你闯进了我的房间。”     “胡说什么,这里明明是我的房间,林宇我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是这种人。”叶雨莹抱着毛绒玩具一屁股坐在床上。     “叶总,叶总,发生了什么事,宇哥,你在吗?”这时候门外传来在楼下值班的兄弟声音。     林宇刚要说话,叶雨莹狠狠的瞪了一眼:“你要是敢说话我要你好看。”叶雨莹低低的声音说道。     “美女,可是这里是我的房间啊,是你闯到我的房间了。”林宇也压低了声音回道。     叶雨莹再次狠狠的瞪了林宇一眼,冲着门外道:“没事,你们去休息吧,我刚才摔了一跤。”     “哦,有事么事叫我们一声就行,打扰你休息了,叶总。”门外的人说完之后,转身离去。     “咦,宇哥干什么去了,房间里怎么没有人?”林宇听到门外的人笑声的嘀咕道。     “这不是我们管的事情,叶总没事就行,别瞎操心。”     声音远去,门外的人下了楼。     什么意思?房间里没人?谁的房间里没人?不管是那个房间没人,反正说的不会是叶雨莹,因为叶雨莹的房间他们这些人不可能敢打开看,难道说的是我?我真的睡错了房间?     林宇这才仔细的打量起房间的布局。     这一看不要紧,林宇心里这个骂娘啊,这哪里是自己的房间啊,虽然也到处是卡通世界一样,可是跟自己的房间有着很大的区别,最起码这张床的形状就不一样,自己的床是一只米老鼠,这张床是一个大花朵的形状。     “你娘,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进错了房间,我明明进的是自己的房间,难道是我梦游了?”林宇惊诧的在房间里转了两圈,完全不相信的说道。     “哼,明明就是你偷偷的进了我的房间,还用这种理由来骗人,林宇你这个大色狼。”叶雨莹把手里的毛绒玩具扔在了林宇的身上。     “冤枉啊,我是大色狼我承认,但是我绝对没有对你起什么坏心,我明明进的是自己的房间,怎么莫名其妙的跑到你的房间里来了。”林宇一脸哭丧的解释道,突然林宇意识到了什么:“不对,这里也不是你的房间,你的房间我进去过,不是这个样子,娘的,今晚到底怎么了,难道穿越了?”     “穿越你个大头鬼,这里就是我的房间,难道我就不能有两个卧室吗?”叶雨莹差点被林宇的呆萌逗乐,抿着嘴唇说道。     “额……”林宇无话可说,这里是人家的家,有几个卧室自己也不管不着,可是林宇仍旧对自己为什么走错了房间存在着困惑。     林宇带萌状的顺着自己进来的路线来到了门口,打开门走到了外面。     到了外面林宇才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自己进的这个房间如果不是打开门的话,在外面根本看不出有门,关上之后完全就跟墙融为了一体,这个房间的左边是叶雨莹的房间,右边是自己的房间,自己从叶雨莹房间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而自己根本没有注意距离的问题,所以稀里糊涂的进入到这个秘密的房间的之内。     “娘的,回到了东山市,自己的警觉性也变得低了不少啊,竟然忽略了这么大的距离差距,而且也忽略了房间的摆设等问题,看来安逸的环境中确实能让人放松警惕,这万一要是被人钻了空子,那还了得。”林宇感到一阵后怕。     看了看这个隐秘的房间,林宇苦笑一下,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走了两步,林宇又站住了,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这个隐秘的房间,眉头一皱。     这里看来是叶雨莹弄的一间密室,半夜换房间恐怕也是为了让自己更安全,可是这样的一个房间为什么自己进去的时候房门是开着的?既然是密室,叶雨莹绝对不会让房门开着,那样太容易被人发现了。     一个不好的预感突然从林宇的脑海中升起。     “不好,有人潜入了。”林宇瞬间转身,同时顺手撩起了墙角放着的一个花瓶,抬脚就冲着房门踹去。     房门打开的一刹那,房间内传来了叶雨莹的尖叫声,一个黑衣人在林宇踹开房门的同时从旁边的一堆毛绒玩具中蹦了出来直奔叶雨莹,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挂着恶风狠狠的对叶雨莹刺去。     “嗖。”花瓶脱手而出。     花瓶的速度势大力沉,黑衣人在袭击叶雨莹的时候也看到了闯进来的林宇,本来可以躲过去这一花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非但没躲,匕首依旧刺向叶雨莹。     “咔嚓。”花瓶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对方的手臂上,黑衣人闷哼一声匕首脱手,手臂也随之捶了下去。     以及未中,已经断了一条手臂的黑衣人却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目标,另一只手寒光一闪,又一把匕首再次出现,狠狠的对着叶雨莹的胸口刺去。     “娘的,很执着啊。”林宇身形在扔出花瓶的时候并没有停在原地,而是随影而至已经到了近前,面对不死不休的黑衣人,抬起一脚狠狠的对着对方的大腿踢去。     按道理说,不管自己是不是一个人的对手,面对攻击都要下意识的去躲避,可是黑衣人没有,丝毫没有这种意识,根本无视林宇的攻击,眼中只有自己的目标,叶雨莹。     “咔嚓。”一脚从对方的大腿根部位扫过,骨头断裂的声音在房中响起,黑人一声闷哼,但是匕首也已经眼看的刺进了叶雨莹的胸口。     黑衣人惨烈的笑了笑的十分的阴森,可是很快黑衣人的笑就僵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臂好像被一把钳子夹住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再接着就感觉手腕剧烈的疼痛,使不上一点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