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11章 章 两生花开 上

    殿试大选正式开始,凌念身着凰袍端坐凰椅之上,看着眼前这些美男子,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可也不能让人看出来,还是得稍微装模作样。     一排一排的美男子看着,随意问着有的没的,突然对那个敖宁有些在意。     “你是哪个县的?何人之子?”     “草民乃东谊县县令的外甥。”     “你唤何名?”     “草民敖宁。”     “姓敖?”     凌念脑子里开始琢磨着,这敖姓她在户部的户籍里,可一直从未见过,突然想起,好像神话故事里的龙族才姓敖,怎么这会眼前会..     “你为何姓敖?你的父亲是..?”     “回陛下的话,草民家父姓白,之所以姓敖,是因为年幼时生了一场大病,看了很多大夫都束手无策,后幸有一高人救了草民,家父感恩送于那人金银,他却不要,只要求家父为草民改名换姓。”     凌念笑了,站起身走向敖宁,站在他的面前。     “那既然你已经改名换姓,为何户部没有记录?”     “回陛下的话,那恩人只让父亲称呼草民的名字为敖宁,也叮嘱不必更改户籍。”     “哦?只是平日那么喊着,并不是真的要你父亲为你更改户籍?”     “是的陛下。”     “那救你的人叫什么?”     “敖广”     “什么?敖..广..?”     凌念愣住了,这名字她太熟悉了,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了太多的神话影视和书籍,对于东海龙王敖广这个名字简直是如雷贯耳。     “陛下..认识那人?”     敖宁见凌念的表情有了变化,也觉得有些奇怪。     “不..朕不认识,只是觉得这人名字很是不一般,可谓非同凡响。”     凌念说完便抬头看着敖宁,见敖宁的脸上显露着明显的得意,凌念有些慌了,难不成自己穿越后经历那些苦难,最后还能见到神仙?可是不对啊,这神话故事是自己的世界历史中出现的,可现在所处的世界,根本是记忆中没有的一段历史。     凌念慢慢走回凰椅,端坐之后仔细揣摩着,大臣见凰帝不说话,好像在思考什么,也都不敢出声。     过了一会,凌念喊道:“东谊县敖氏,深得朕心,收入后宫,封为嫔,赐封号:敖,赐局翊福宫主位兰靖殿。”     凌念说完便站起身准备走,大臣赶紧提醒着敖宁谢恩,可敖宁只是冲着凌念淡淡一笑并未行礼谢恩,凌念看了一眼敖宁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     殿试大选结束了,凌念只封了敖宁为嫔,其余的美男子均数获得赏赐遣回各自的家乡。     宫里多了一位新人,敖宁住进了兰靖殿,他看着这寝殿的周遭,不时地嘴里嘀咕着:“这人间帝君果然会享受,瞧这皇宫比龙宫都好上千倍。”     “奴才、奴婢给敖嫔请安。”     几个宫女太监跪地,敖宁转过身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皱着眉。     “你们跪着干什么,快起来啊!”     “恭喜敖嫔贺喜敖嫔。”     “喜?喜什么?”     一个小太监抬头笑呵呵道:“回敖嫔的话,这后宫进了新人,本是要一个月后学好规矩才能侍寝的,可陛下大恩,准敖嫔今日就侍寝,这才特地把奴才几个人赐给了敖嫔您。”     敖宁双眉微微一皱道:“侍寝..是什么意思?”     小太监赶紧起身趴在敖宁耳畔嘀咕着,敖宁一听,脸色立刻变红,羞涩的支支吾吾。     “这..这侍寝..没人跟我说啊,我以为..”     几个太监宫女赶紧张罗着为敖宁沐浴更衣,这一番折腾,可把敖宁有点吓坏了,不,应该说是有点慌张。     夜幕降临,敖宁身着一件白色薄纱衣,身后的宫女为他披上厚重的披风,敖宁裹着这披风傻乎乎的跟随引领太监去了凌念的寝殿。     “都退下吧。”     凌念屏退了所有人,就连芙凌和嘉柔、凉冥等人都遣下去了。     “说!你进宫想做什么?”     芙凌等人刚出了寝殿掩上殿门,凌念便从衣袖里拿出一把匕首,抵在敖宁喉处。     敖宁冷冷一笑,一把握住凌念的手腕道:“你以为你伤的了我?”     “你放手,你..你快放开我..”     敖宁用另一只手夺下凌念手中的匕首,仍在地上,潇洒的一笑松开了手,淡然无视的坐下。     凌念转过身面对着敖宁质问着。     “说,你进宫到底要做什么?”     “做你的妃子啊!你不是喜欢天下美男吗?”     “滚犊子,别给老娘瞎扯,说,你究竟想干什么?”     “滚..犊子?”     凌念的话搞得敖宁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明白。     “你快说,你到底要闹哪样?不好好在你的龙宫呆着,来我人间做什么?”     凌念‘龙宫’二字脱口而出,可却把敖宁给听愣了。     “龙宫..你怎么知道我住在龙宫?”     凌念惊呆了,瞬间傻眼了,半天张着嘴巴慌了神。     “你..”     敖宁刚要说些什么,凌念便跑到殿门边,敖宁以为凌念要喊人来,赶紧瞬间移动到凌念身边。     “啊!”     凌念被敖宁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可敖宁却发现,凌念不是要喊人,而是用自己的身体挡着殿门。     “你这是干什么?”     “你要杀我可以,但你不能残害这宫里的人,还有,你不能施云布雨淹死无辜的黎明百姓。”     凌念的话逗笑了敖宁,敖宁哈哈大笑。     “你..你以为我要杀你?”     “难道..难道不是吗?”     “我为何要杀你?”     “那..那你..”     “我不过是看不惯你选妃搞得百姓苦难,所以才帮了那魏飞英罢了,杀你做什么?”     “那你..”     “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为何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是来自龙宫。”     “这你就别管了,你也管不着,你不是来杀我的,那你就赶快走,你不是人类,是龙族的,就该在你的龙宫好好呆着,我可不想你四处吓人。”     “那你不要我做你的妃子了?”     “不要,本来也没想,选妃是照规矩办事罢了。”     敖宁斜嘴一笑,凌念见着敖宁那笑,心里麻酥酥的,赶紧咽了口唾沫。     要不要这么诱人啊,这么个大帅哥,要搁在中国,肯定红的发紫,绝对比下exo那些韩国欧巴小鲜肉们。     敖宁的笑让凌念开始胡思乱想,她一个劲的忠告自己,有邬天他们几个就够了,其余的她统统不能要。     “怎么?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我...我没有啊!我哪有啊!”     “你不是要我做你妃子吗?那就来吧!”     敖宁说完便要坏坏的抱着凌念,凌念赶紧蹲下身子从空档逃脱,敖宁扑了个空,转过身看着凌念只觉得凌念可爱。     凌念转过身看着敖宁,小脸开始红润起来,还略显些羞涩。     “你..你要干嘛?你离我远点,我..我没想让你做我的妃子,我就是怕你祸害百姓,才把你留下的,你要是..要是没事了,就..就赶紧走吧,反正你能瞬息移动,赶紧走..赶紧走..”     凌念一边说着话,身子一边往后退,可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退到凰榻边上了,还被凰榻边上的小踏台给绊倒了,凌念‘啊’的一声栽倒在榻上。     还没等凌念爬起身,敖宁‘噌’的一下子就出现在了凌念眼前,俯在凌念身上,双手压着凌念的双臂。     “我还真没做过那事,刚才那小太监跟我说侍寝是怎么回事,还真把我吓了一跳,不过..”     凌念被敖宁这么压在身子底下,脸越发红润,自己都感觉到浑身发烫,更是感觉到敖宁的那话儿,在蠢蠢欲动着。     “你..你你..你起开。”     “我不..”     “你怎么这么..这么臭不要脸啊!”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