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41章 番外 欧克

    番外1:     欧克的一生。     那一年,他伤刚好,被军事法庭遣送出国,他忽然间想到了去学校走走,也许只有那样的宁静和学院的美好才能让他那浮躁的心得以一丝的安宁。     他肩负重任,父母双逝,他要照顾弟弟,弟弟在欧洲享受最好的教育的时候,他从军了,慢慢的也走向了政界,第一场交战,没有输没有赢。     他一直走着,来回的走着,忽然看到一个女孩自己坐在草地上,笑的那么美,那么阳光,他不明白,一个人,还能笑的那么开心?     于是他走了过去,当真的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他的心莫名就动了,那一抹悸动让他连说话都觉得紧张。     他和她凯凯而谈,发现她这么的无放人之心,那么的单纯和清澈,再想想自己,父亲的遗愿一直在耳边在心里,他必须要离开了。     他每一年都会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天来看望这个女孩,直至这个女孩大学毕业了,就这样失去了这个女孩的所有消息时他居然发现自己的心无处安放了。     是她给了他牵挂和爱的信念,可是她还是离开了,他也就无所谓的任由自己漂流,也许内心深处,他偶尔还会想起这个女孩,想起这个女孩明媚的笑容,清澈的眼眸。     但是当他再次看见这个女孩的时候,他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她已成人妻了,还是唐徹的妻子。     他不敢去靠近她,不敢去告诉她,他们曾经相识,也许心底的卑微让他觉得,这样清澈干净的女孩,他已经不配了。     只是没想到,这样一个女孩最后为唐徹所有,那个至黑的男人。     她说:唐徹是一个深爱着她的人,她也想要努力的去深爱他。     她说:我很高兴曾经认识你,那个陪我天南地北的聊着的大哥哥。     她说了她和唐徹相识的过程......     他很庆幸她没有说,你适合更好的,不一定要我。     也许她最终还是善良的,不会因为她自己已经心有所属,就否定别人对她的爱。     最终她还是善良了。最终,他未敢伸出手的美好就此落幕了,他希望她幸福,仅此而已了。     他也知道,他身后有一双酷似静远的眼眸一直看着他,爱着他,可是再像也不是静远,他不爱她,一如静远不爱他。     也许,这样的结局于他是好的,那场爆炸是爱着他的女子启动的,只是为了追随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知道,他也有人用生命在爱他......     番外1:     风月回复正常的生活,陵越于她的故事,也许还在开始,又也许正在开始结束,而欧凛于肖可,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继续走下去,云乐远走他乡异国,她不奢求张峰为她放弃一切,所以她选择自己走。     也许我只是爱上了爱情,不是爱上了你。     淡漠,疏远,薄凉,似乎就已能形容,如纳兰性德一样,也许不是为自身感到悲哀,只是惯于伤感春秋流年罢了。     不懂,是什么悲凉了岁月,也不懂,是什么让人如此满目哀戚,是那躁动不已的心,还是那淡淡然的忧郁。     无数皇朝颠覆,千古流年,多少人曾活在这或繁芜,或萧条的世界里,但是能让人记住的,寥寥几人,其余人等,一笔带过,似乎就只是活过,甚至没有人记得……     花草树木,人们赋予它很美丽的传说,于是它有了生命,有血有肉般活在这个世上,见证世态的变迁,人性的薄凉,人们为它哀叹的同时,殊不知,也许它也正在说我们可怜。     树的年轮一圈一圈,发芽到老死,不知要多少年,不知要什么环境换它长存,曾经长在陆地上的树,岁月啊,慢慢的把它带进了海洋,直至几千几万年后被发现,它已经枯死的枝干,和已经不复存在的树叶。     它记载了多少,没有人知道,它看到过多少人,没有人清楚,包括它们的世界,也无人知晓,一如那些在历史长河中,未曾谋面,未曾相识,未曾留下踪迹的人儿。     千千万万的人,想要努力的走,想要努力的至少让这历史长河记住他,不想要无声无息的只来过,无声无息的离去。     但也有许多的人是没有野心的,他们只想安稳的走路,度过一生。     那么多的人相信有来世,但是前世呢?记得有一本书说过,如果此生是带着前世未了的缘而来,那么何时是尽头。     也曾读过几位名人的诗句,也许兴趣,也许本能,我看到的都是伤感的,似乎所有的岁月带上一丝惆怅都能让人无尽的猜想,去想她在为什么心酸,他又是为何而心碎。     转念间,发现忧郁竟然有如此魅力,让人无法放下,让人心淡淡的愁。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这首歌里有一句歌词很好,却不知真假。     “所谓山盟海誓,不过是年少无知……”     说的真好,年轻啊,赋予我们太多可任性的角度,又赋予我们太多可制造的遗憾,稍有差池空遗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