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26章 真假阮慕卿(一)

    婢女驻足于庄娴淑身后,那眼眸中染上一抹不解。庄娴淑猛然回头,尴尬的咳嗽片刻后,匆匆前往正堂门口,兴许是恰巧,刚好碰见庄老爷正准备带着庄琳依回府。     “你干什么去了。”庄琳依一改苍白的面色,看着庄娴淑的面貌,浮上满满的不屑情绪。庄娴淑向来不会被庄琳依这般挑衅有所气怒。     “我去干什么还需要跟姐姐报一声吗?”     “嘁,你有种别跟我一起回家啊。”     “我本就不跟你回去,我跟父亲大人回府。”庄娴淑勾唇妖艳的笑容随后绽开在精致的面容,挑衅的看了一眼庄琳依,加速上前一步揽住庄老爷的胳膊,立即一改冷嘲热讽,变的小鸟依人,似撒娇一般说道:“父亲,过几日我们会去封地转转可好。”     “嗯?可以,到时你姐姐也要去封地,你一起去吧。”庄老爷浑然不知自己两个女儿暗中的战争,面色喜悦的拍了拍搭在胳膊上的纤纤玉手。     “就知道父亲大人是最好的,到时娴淑就陪着父亲大人去逛逛封地好不好。”     “好!”庄老爷那眼睛笑起来已经眯成一条缝。庄娴淑趁机转头,挑衅的向庄琳依眨了眨眼,极为得意的转过头。庄琳依却站在身后,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她。     “小姐……息怒,我们抓准时间好好反虐二小姐便是了。”那贼眉鼠眼的婢女站在庄琳依身后。庄琳依嘴角扬起得逞的笑意。     ……     次日清晨,因为逐渐入冬,院中活动的小鸟在每日减少,因此早晨的鸟叫声更是稀稀疏疏的,辛桃萦的生物钟向来很准,她按照往日起床时的点,便醒来了。     “琴钰,你可知道昨晚在院中歇息的顾小姐醒了吗。”辛桃萦娴熟的更衣,随后从屏风中走出,念念不忘的想琴钰提起顾茹欢。     这几日的相处,琴钰与辛桃萦还算融洽,琴钰从头至尾没有表现出对辛桃萦的嫌弃,然而辛桃萦也从头至尾没有表达出她不喜欢琴钰这个人,相反,她隐隐约约觉得琴钰这个名字,她曾经叫过另外一个人,至于是谁……她却想不起来。     “早早的就在正堂内与王妃聊天了。”琴钰抖了抖被子,随后熟练的叠好。辛桃萦挑眉,她立即转了脚步推开门离去。     正堂内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随后又是王妃那温柔的声音,虽然模糊但是辛桃萦确定,此时的顾王妃心情极为的好。     “你就是我嫂子?”还未等辛桃萦踏入正堂,便听见堂内顾茹欢提出来的疑惑。     辛桃萦眼底划过一丝诧异,看了一眼顾王妃后,点了点头。原本以为顾茹欢是她的情敌,可却万万没想到,顾茹欢比刚刚更为的开心。     “啊哈!我就说嘛,我哥的眼光怎么可能会那么差,看上庄琳依那不知规矩的丑丫头。”说完,顾茹欢拉着辛桃萦进入正堂,对着顾王妃洋洋得意分析着她的想法。顾王妃眼中含着淡淡笑意,颇为满意的看着面前的辛桃萦。     “王妃,顾小姐。”有他人在场,辛桃萦便不在叫顾王妃为“娘亲”而是生疏的喊“王妃”,其实多半也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亭子中的事故。     顾王妃听着辛桃萦如此称呼她,那柔和的面色闪过一丝不悦,唇也微微嘟起,略有孩子气的说道:“萦儿,茹欢不是外人,平常你都喊我娘亲,怎今日……”     “没事……”辛桃萦眼底一抹复杂的情绪。顾茹欢绕着辛桃萦转了几个圈,面色浓浓的不悦,“对啊对啊,我怎么算是外人,我好歹也是跟顾琛一起长大的人,而且,我还比他大一岁呢,嘁,要不是他面子上过不去,按理说,他可是我堂弟。”     “得了,茹欢你又嘴贫了,”顾王妃立即一扫面色上的不悦,她站起身子颇为关心的问着辛桃萦“早上吃东西了吗?没吃我让厨房里再做点。”     辛桃萦点点头,今日的她似乎有些不对劲。顾王妃却并没有多在意,反之,她让顾茹欢陪着辛桃萦先聊着,自己出了正堂就不知去向。     没了顾王妃,顾茹欢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她热情的拉着辛桃萦坐在木椅上,屁股还没有做热,顾茹欢便开始问起辛桃萦。     “辛姑娘怎么称呼?”     “叫我桃萦就好了。”     顾茹欢嘴角立即噙着一抹高兴的微笑,反应的动作更像是得到糖果以后的孩童,极为高兴的拍了拍小手,“桃萦,你叫我茹欢就好了。”     “嗯,茹欢。”辛桃萦从进入正堂后,面色就鲜少有了微笑。顾茹欢之前并未接触过辛桃萦,因此对于辛桃萦面部表情,她并没有太多在意。     “桃萦呀,你母亲是谁?为什么我以前……唔没有见过你?”顾茹欢咬着手指头,上下左右的看着辛桃萦,面色更是从高兴变为疑惑。     门外忽然一黯,随后顾琛的声音立即传入正堂。     “茹欢,你行李收拾好了没有。”顾琛修长的腿迈入正堂,那双桃花眼扫视一圈周围,眉宇间立即染上烦躁的情绪。     顾茹欢被顾琛这样的气氛有些惊扰,她犹豫了片刻后,对着辛桃萦抱有歉意的说道:“我们下回再聊,我先去帮丫鬟准备行李,拜拜~”辛桃萦并不知道顾茹欢为何有这么奇怪的反应,出于面子她还是稍微回应了下。     顾琛立即坐在辛桃萦身边,不安的看着她,大手抚上其手背,原本冷厉的面貌瞬间融化了,“没事的,别怕。”     “顾琛……我娘到底是谁……”辛桃萦抬起迷茫的双眼,这让顾琛心中一紧,他稍微一顿,目光无意看向辛桃萦腰间佩戴的羊脂白玉,薄唇立即噙着一抹温柔的微笑。     “这个玉佩就是桃萦的娘亲留下的。”     “你是说……我娘已经。”     “嗯……仙逝了。”     辛桃萦一愣,嘴角勾起无奈的微笑,她沮丧的低头,手中攥着那半枚半圆玉佩,声音有些闷闷的:“果然呢……我最近老是梦到一个女人在一个床上静静的死去了……我不认识她却又觉得好熟悉,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真的……受够了。”最后一句话,辛桃萦有些哽咽。     顾琛心疼的看着透露出种种低沉气息的辛桃萦,下一秒,桃萦撞入顾琛的怀中,顾琛闭上桃花眼,闻了闻桃萦的青丝,柔声安慰道:“有我在,没事的,别哭了。我会心疼的。”     “顾琛……你能告诉我,我失忆之前大概是什么样子的人吗。”辛桃萦环上顾琛健硕的腰,眼泪鼻涕统统抹在顾琛那奢华的衣服。     “失忆之前吗……是个孤僻高傲的人呢。”顾琛宠溺的摸了摸桃萦毛茸茸脑袋,他不想再这个话题上停留太久,很快的就转移了话题:“走吧,去吃早饭,一日三餐早上并不可少。”     “……好。”辛桃萦微微一愣,从顾琛怀中挣脱而出,那还存留几行泪痕的小脸浮上迷茫,顾琛拭去存留的泪,与辛桃萦十指紧扣,转而进入偏房。     …………     皇都热闹非凡,大家都知道北国唯一一位异姓王爷——顾王爷即将要离开皇都,返回自己的封地。这次顾王爷的返回受到皇帝极大的重视,并且声称,当日必定会到顾王府亲自送顾王爷离开皇都。     当日顾王府自然是门庭若市,里里外外都站着许多人,谁人不想目睹当今天子一眼,哪怕是一眼也好。     。正堂。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参见昌宁公主。”     众人跪拜,一时之间放眼望去,极为的壮观。主位上端坐着明黄色衣服的中年男子,另外一边则是坐着一位傲然且盛气凌人的华裳女子。那挽起的贵妇髻显而易见的告诉人们,她已是一位出嫁人妇。     “都免礼吧。”阮秦威严的甩袖,示意众人免礼。一阵衣服摩擦的声音后,阮秦干咳一声,赫然静止,阮秦扫视一圈后,目光却落在蒙纱女子的身上,“你就是顾琛的世子妃?”     辛桃萦一愣,她眨了眨猫眸,左右盼顾。身边的人也同样回以迷茫的表情。     “带面纱的那位姑娘,父皇在问你话呢。”张霜雨眯起双眸,她挑起下颚,那颇为尖锐的声音赫然出现,打破了刚刚那不知所措的气氛。     张霜雨在宫中猖獗自傲,以五公主、陈世子妃的身份,肆意发怒惩罚宫娥。但是这一切全并未传入阮秦耳中,所以在阮秦的记忆中,他的五公主还是以前那乖巧可伶的孩子。     “啊?我吗?”辛桃萦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她万万没想到皇上刚刚入府邸,第一个便找的是她,看着主位上的“昌宁公主”满满的不屑,面色立即染如红霞,不过五官除了那双猫眸,其余都被轻纱所掩盖,她上前一步,出首在众人面前,“正是桃萦。”     “桃萦?嗯……你跟昌宁的眼睛到有几分相似呢,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胞孩子呢。”阮秦朗朗而笑,看着辛桃萦略有拘束的样子,笑的更为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