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10章 是不是喜欢我?

    亦琳第二天直接杀入总裁办公室,不顾别人的议论,她要靠自己去取消公司的决定。站在总裁办公司的门前,思量片刻,举手敲门,推门而进。     “有什么事情吗?”沈道停下手头的工作,看到她着实一惊。     “沈总,公司贺年宣传代表可不可以换掉我。”开门见山说明来意。     “为什么?”沈道说出几个字,铿锵有力,脸上没有笑意的阴沉,直直看着她。     “因为我只是制作部的员工,不是有名的明星,没什么影响力,我不适合。”就这个原因,亦琳想了很久,只有这个原因,总不能表她心态,她讨厌灯光下的自己,她只求默默脚踏实地。     “这个策划我思考了很久,往年都是名气高的员工贺年,今年换个方式,采取这方案是所有人对你有信心,这个你无须担心。”     亦琳心里懊恼,这是不是企业家跟平民的沟通是话不投机呢?她没有对自己缺乏信心,高高在上的总裁怎么就看成信心不足而过来讨论呢。     亦琳还想说些什么,沈总又开口:“你无须做什么前期准备,出去忙吧。”     亦琳从总裁办公室出来,一路上总感觉同事们那要刺穿她的眼神,让她浑身不舒服。走廊上静悄悄,反而觉得就是一个漫长的路。     沈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管是电影拍摄的意外,还是这一次的形象代表,这些都会跟她扯上了关系,其中的理由只能归为,企业家的想法就是让人猜不透。     办公桌上内线电话响声把她吓了一跳,迅速的接起来,是冯经理的专线“亦琳,今天发给你的广告后期弄完了没有,今天给我。”     “马上。”她看着电话无语了,就这两个字那经理就挂断了,对着电话做了一个无人看到的嫌弃表情,愤愤的挂上电话。拿起手机看了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个半钟,看来今天就是加班的情况了。因为一个形象代表搞的她今天心不在焉,手头上的工作给耽误了。     从新看了冯经理法过来的资料,甩甩脑袋,全心投入工作,免的遭骂。     她瘦小认真的样子在淹没这偌大安静的办公司里面,忙到下班之后,办公室的灯火亮起,她都没有发现,空荡荡的工作室就剩下她一个。     一股的饭香味扑鼻而来,她吸着鼻子,顺着香味看去,盒饭,看到拿盒饭的牧宇,她胃口全无,对着电脑添加广告的动感画面。     “算了,我多心了,看来只能浪费了。”牧宇坐在她身后的椅子上,随意滑动准备丢在脚下的垃圾桶。     “太没素质了,暴殄天物的行为很可耻的。”夺了过来,放在桌上忙着赶着东西。     “现在不吃,等下就凉了。”看着她继续在认真操作着他看不懂的东西。     “闭嘴,别吵我,我要弄完先,很快。”她不看键盘的快速操作。     她的这一句很快也是40分钟之后的事情了,扭动着酸痛的脖子,把弄好的东西发给冯经理。今天就加班到这里,她收拾好东西提着盒饭就下班。     牧宇就这么陪她加了班,这是他第一次陪一个人加班。     出了公司,有点冷,把盒饭放在车框:“回去热一下再吃。”     牧宇从车身拿出他的围巾给他围上,这个举动让她呆若木鸡,因他刚刚的举动吓到。他会随身准备围巾么?刚刚的举动太突然。     车子在一家夜宵店停下,还以为他是要到隔壁去充值电话费,乖乖站在那里等他。     “进来啊,干嘛在那里吹风。”牧宇往宵夜店里走,却看到她没跟回头催她。牧宇看到没反应她,只好折回来。     “干嘛来这里吃东西,饭都有了,回家吃就好了。”指着车上的盒饭提醒他。     “我知道,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盒饭很硬,对胃不好了。”他的一句关心的话,淡若自如的说着。     也就一句话回绕在她的耳际,不停的播放。     他自作主张的点了粥还有一些容易消化的糕点,没注意到亦琳的情绪。     她看着这里高档的装饰,应该不便宜,第一次她来到这种地方吃宵夜,两层楼都很多的客人,他们选择了二楼窗边雅座。若白天亦琳会喜欢这里,但是晚上,窗外的路灯孤独的坐落两旁。     “aa制,我没钱请你吃这么好的。”亦琳拉回窗外的视线 ,看着她对面的牧宇,心里就来气,也不好当众发泄。     “我请你了,看你那扣样。”牧宇边说边给她倒上茶水。     亦琳看着这里的客人还挺多的,这里东西应该还不错。看着眉头深锁,客人多半都是情侣或者是一家人。脑袋想到,她跟他单身男女,突然冒出,他跟她表白的画面。     亦琳像首次反应,双掌护着脸颊,直溜溜的看着他。牧宇被她的举动吓到,不知她为啥会这么看着他,让他浑身不自在,以喝茶的动作来掩饰。     “你是不是喜欢我。”亦琳的这一句话直接的冒出,提出心中的疑问。     牧宇被她的一句被茶水呛到,猛烈的咳嗽,不知因为她的一句脸红,还是咳的发红。     “千万别喜欢我,我是个病人,以后都不知道咋办,因为这个病人家才甩掉了我,心里总有阴影,仅仅这一次,我所有的信心都没有了。你若喜欢我,会觉得你是在同情我,再说,我不喜欢你。”     牧宇看着她喋喋不休的说着,最后的结论是不喜欢他,他苦笑不得露出他霸气的微笑打断她的话:“小姐,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你说了喜欢我可以理解朋友的友谊啊,我一向自恃完美男人,你也不用这么打击我啊,我伤不起啊。”他假装捂着受伤的心口,大着舌头喷口水的模样让他形象全无。     亦琳傻眼了,心中暗庆食物还没上桌,不知者还以为被她的拒绝受刺激。     食物上来,亦琳选择了默默的极速消灭,他依旧优雅的吃着。     今年第一次有个人关心她,为她着想,反而让她神经大条了起来,见到他总有些的不自在,在公司碰到面既然生疏的打起招呼。然而牧宇的笑容会让她摸不透,总觉得他笑的开心却阴沉。     亦琳全力配合摄影师,导演去拍摄贺年宣传,感觉自己是个木偶,任人摆布,拍摄进行了两天,她的部分也就落幕。     公司年假20天,亦琳决定回家,现在这个年龄在家的时间很少,有机会,她当然会往家里跑,即使面临的就是“催嫁”阵势,她都愿意在家里。     今年她怀着兴奋的心情匆忙的上来a城,如今是心情低落的回家,拥挤的车站,空落的心,却是孤独的候车。回头看看,这三个月,她总是要以忙碌的时间来忘记,但也会渴望他会在身边。以前,她在爱中小心翼翼的靠近,总会相信爱到永远,因为拥抱的气息太留恋,爱的誓言太动听。     爱情太容易变,誓言太容易忘,这些就到这里为止吧。看着有些人难舍的拥抱,依依不舍的分开,她回到以前的生活,只是带着伤躲回自己的世界。     回到家很热闹,只有春节一家人才团聚一起说说笑笑,相亲总带着心烦,进行的不顺利。笑着去过着这个热闹的春节。只是手机都会安静的丢在房间,没有来电的提示,看着这个没有作用的手机,笑了,有时候真想的来一个就算打错的电话都行。     家里的半个月就是这样无聊的过着,只是心底的空虚。在家里跟奶奶,父母聊天也是种打发时间的方式。     春节那一天,一家人打着麻将,被遗忘的手机被丢在被窝响了三次,等她发现的时候那也是快到傍晚。     回拨回去牧宇很快接起:“春节这么猖狂,手机都没听到。”     “是啊,有什么事情吗,我电话漫游。”亦琳话一说我,他就挂了电话,她无语问天,是不是自己的话太扣了。     很快手机又响了,是牧宇的来电,亦琳尴尬的接了起来。接起来就是傻笑了一下,因为她处于尴尬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去聊天了。     这一通电话聊了快三个小时,具体的没有什么重点内容,就平时的聊天方式。     假期牧宇是他的第一通电话,打破了往日的安静,以前的同学都会见见面,聊聊天,到了这个时候,聊天的话题都不一样了,结婚,未来,再也不是以前的无忧无虑。太伤感的聊天方式,是跨进了这现实中无奈的社会。     新的一年,元宵未过,亦琳又得踏上了长途到a城,她希望自己心的一年过上另一种生活,这是她春节那天在庙会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