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11章 靠近回忆

    雾色起,晨如期而至。     夏汐家的庭院里,白色的鸽埋在雾色里,缕扬了手里的食粮,鸽扑棱着,四散开来“老夫人,早饭备好了。"缕看着浓重的雾色“你说,它们自由吗?”缕看着群鸽。“老夫人,"缕轻叹口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必须要走,哪怕它不知尽头,不具光明。”“您在说嫣然小姐?"“也许是在说我自己”缕看着鸽消失在雾色里,"也许,是在说,所有人。"     她转身背着雾,步履缓缓,“早饭后去准备下,有客人会来”老湛颔首,“是”     偏厅里,他黑色衬衫打底,灰白色细节点缀,熨烫妥帖的西服,严谨风度,陆琛放下手里的红茶,“叨扰了,老夫人”“陆少爷客气了,今日到访,所为何事”陆琛笑笑,“关于夏汐嫣然,有一事请教”陆琛顺了顺衬衫衣袖,露出手腕上的疤痕,缕的眼里多了分戒备“陆少想知道什么?”陆琛直视她“您要让她嫁给顾瑾泽的真正目的。”缕抿嘴,认真的说“护她周全”陆琛笑出声,“你们身上流着的可不是一样的血,”“夏汐嫣然是夏汐褚的女儿对吧,而夏汐褚是夏汐硕和那个你最厌恶女人生的,”缕下意识握紧椅子的扶手,“你,到底是谁?”缕的话透着威胁气息,“他们都死了,所以,你为什么要留着她,为什么不让她死在12年前的那场‘意外’里。”缕看着陆琛,黑色西服里包裹着优雅的身躯,狡黠幽森,散发着死神般的气场。“陆少爷,夏汐家和陆家可以算是井河不犯,你这唐突的来访和这些冒昧的问题,不合适吧”缕态度生硬,陆琛起身,歉意一笑“打搅了”,陆琛离开后,缕沉默良久,“老夫人”老湛叩门后,推门而入,“盯紧陆家,必要的话,”她的目光陡然一深“连根拔起”窗棂上的鸽扑棱着,飞向薄雾。     顾瑾泽看着澜堂的财报,半掩的窗帘让光流泻进室内,主棕色的室内装潢在微弱的晨光下散发着古朴典雅的悠远气氛,“尽快安排时间,召开个董事会,关于下季mk的产品首发,写个策划,还有,”顾瑾泽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顿了顿,“嫣然的伤势怎么样?”澜堂的工作速记本上飞速的记下‘嫣然’,反应了两秒,划去,忍俊不禁,“顾少,自从夏汐小姐回来后,你就变得有人情味了”顾瑾泽看着ipad网页面,没有抬头,“财报写的不过瘾?那,”顾瑾泽抬头,看着他,“别别别,顾大少爷,怕了你了,您知道财报这东西写起来多枯燥吗?”澜堂笑着打断他,顾瑾泽勾起嘴角,笑的他有不好的预感,“是吗,这不是你强项吗,金融高材生。”     “当”“进”     楠萧的头从门后探出“哦哈哟”,“你们俩在这讨论国家大事呢”澜堂抬手看表9:21,“讨论,怎么炸了百慕大三角”澜堂冲着他皮笑肉不笑,“真的?”顾瑾泽无奈闭眼,揉着眉间,“my dear brother,”楠萧坐在顾瑾泽的杉木桌上,“我嫂子可在书房里待了一早上了,你确定你不去看看?”顾瑾泽仰头背靠着椅子,“书房?”顾瑾泽沉思,楠萧看向澜堂,用嘴型问     楠萧点头     顾瑾泽起身,一言不发的走向门外,“哥,你干嘛去?”顾楠萧被澜堂拦住,“你还不知道他去干吗?”楠萧摇头,“哎”澜堂无语“散心”,“哦”楠萧一副恍然大悟,“你还真信啊?”澜堂扶额。     嫣然一步步走过高大的书架,仔细的审度着这些书     记忆深处的画面闪回     ————————————     “你能不能从我家滚回去”小男孩坐在书架顶上,冲着书架旁看书的小女孩,恶狠狠道。     “那你能从我眼前消失吗?”她冷冷的回击,合上书     “咚”书砸在她头上,“你滚不滚”她倒吸着气,咬着牙,双手抓住书架,接着传来他一连串尖叫声“啊啊啊啊啊”书纷纷掉落     “咚”他砸在她身上,“痛”两人异口同声,她就着他的肩一口咬下去“啊啊啊”,她松口,他揉着肩,看着她因为生气和疼痛而红的脸,他突然红了脸     —————————————     “啊”她单手撑着头,靠在书架上,顾瑾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怎么了?”嫣然回过神,回味着那个片段,顾瑾泽伸手抚着她的额,“没事”嫣然转过头,他的手温留在她的额角,“我们以前认识,而且很熟是吗?”她认真的问,顾瑾泽犹豫片刻,点头。“顾家和夏汐家自顾家兴起后就是世交,你小时候在顾家寄住过一段时间。”他说完松开她的手,“这么解释你满意吗?”他没有她想象中的愠怒,语气平淡。“你为什么怕我想起以前的事?你在害怕什么?”嫣然直视他,顾瑾泽绕开她,坐在书桌前,“坐”他指了指书桌对面的椅子,嫣然坐下。     “12年前,你在顾家的第一年,虽然我不知道夏汐家发生了什么,可作为夏汐家的继任当家,你却被迫被送来顾家,那夏汐家一定是遇到了重创,而在你寄住在顾家的第四年,你却在顾家的周密保护下,意外失踪了。”顾瑾泽的脸在光的阴影里,光把他的右侧轮廓描摹出来,线条硬朗,逆光里看不清情绪,而他对于当年因她的消失而失控的那些事绝口不提。